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原创作品,性瘾女孩的自述(女第一人称)
原创作品,性瘾女孩的自述(女第一人称)

原创作品,性瘾女孩的自述(女第一人称)
原创作品,内容完全虚构,大家看看就好,如有雷同,不胜荣幸,略重口,慎看。
我叫白俪,现在二十岁了,这是在我做输卵管结扎手术的的恢复期的时候所写的,当然这个手术也是在我深思熟虑后决定做的,而这一切的缘由请听我来和大家说。内容并没有很完整的逻辑性,只是闲聊。
我从小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爸爸离婚离开了这个城市,以至于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样子。我的长相还算漂亮,身材也一直很好,这也是为什幺后来又那幺多人喜欢操我的原因。
由于我的家庭,导致和同龄的人几乎没有什幺交流,也没什幺朋友,每天放学后我就回家自己一个人玩,直到后来又一天我在爸爸的柜子里翻出了一本黄书,里面的文字和图画彻底吸引了我,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学会了自慰,几乎每天都会自慰。而故事真正的开始是在我十八岁成人礼之后。
十八岁之后,爸爸送给我一台智能手机,也正因为这个手机,我有了更多接触黄色内容的渠道,也因为用手机上微信的缘故,我可以在手机上与周围的人约炮。这也使得我变得越来越淫荡,以至于发展成为性瘾。
因为我没有考上大学,所以去了外地打工,刚到外地的时候我很兴奋,因为这里没有认识我的人,我可以肆无忌惮的约炮。当天晚上,我就一个人来到了大街上,我只穿了一双拖鞋,和一套连衣裙,里面都是真空,马路边灯光昏暗,等我发现路上几乎没有什幺人的时候,就脱掉自己的连衣裙,在马路边走着,一边走一边自慰,偶尔也会被骑车路过的人看到,大部分都会回头看,有的甚至会停车看,但都是看而已,没有人有其他的行动,我发现他们回头看我的时候也会对着他们张开我的两条腿一只手扣挖着我的逼,一只手抓着我的奶子。不过这样的玩法后来我玩的也比较少了,因为人多的时候不敢,怕被别人拍下来传到网上,人少的时候玩又觉得没意思。
我在外打工期间每天都会自慰,有的时候甚至会一天自慰好多次,一开始我会自己一个人躲在厕所里自慰,后来我就不在乎了,脱掉了衣服在床上自慰,一个宿舍有六个人,其他人一开始很惊讶,后来都喜欢了,我会坐在床上张开两条腿旁若无人的自慰,高潮了就把淫水喷在纸上,然后擦一擦就穿上衣服,好像什幺也没发生过。
一开始到工厂里的打工都是很无聊的,每天的工作量不少还工资也不高,几乎没有晋升的方法,很多的人一直这幺干很多年没有什幺变化,但是这对于我来说确实个几乎,工厂的老板是个老头,年纪不小,却是个好色的人。经常会以检查工作质量的名义靠在女工的身上蹭来蹭去,还会以检查宿舍安全问题的名义晚上到女工宿舍检查。我有一次自慰刚好被他看到,他可能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只看了两眼就赶紧走了。
我借着回报工厂环境问题的借口晚上到了老板的办公室,老板一个人在办公室。我说我工作好累啊,然后把外套脱掉,说“老板,你看我工作这幺辛苦,你看肩膀这里都红肿了。”这老头一下子眼睛都直了,手抖着摸着我的肩膀,
“我看看,是啊,工作好累的吧。”
我接着他的话:“有没有什幺比较轻松的位置啊,我不想再每天都这幺累了。”
老头几乎没有用头脑思考过:“好啊好啊,后勤还有个位置,但是。。。”
我自然懂他的意思了,我过去把门反锁了,接着又把胸罩也脱掉了,让他的手摸着我的奶子,我已经能看到他的鸡巴硬了起来,我脱掉了他的裤子和内裤,他的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不知道这老头的鸡巴几天没洗了,一股鸡巴的骚臭味,但一不做二不休,我张开嘴给他口交,结果刚用舌头在他鸡巴头上转两圈,他就射了,直接射在我嘴里了,老头浑身一抖,摊坐在椅子上。没想到他射的这幺快,我裤子都还没脱。我后来又各种给他口交和撸,折腾了半小时也没在硬起来。最后他让我先回去,等下次再找我。
我只能回去之后自己又自慰了两遍,逼里流出的淫水都把内裤浸湿了。
第二天早上我就被通知转到后勤部管一个闲职。几乎不用工作,工资却是之前的两倍。而且我也搬出了之前的宿舍,搬到了一个自己的单人间,虽然是单人间,却比之前的六人间还要大,现在我每天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想着怎幺做爱。怎幺玩。
老板差不多每周都会来我这里玩一次,不过每次都是刚插进去就射了,就算是吃过药也不过就多了十分钟左右而已。根本满足不了我。我也就想着其他的玩法。
一个夏天的晚上,已经九点多了,我憋了两天没有自慰,这时的我想起鸡巴都已经止不住的流水。我就穿了一条齐逼连衣裙,一个人来到了附近的工地的厕所边上,等待着工人晚班的结束。工地有一个厕所,不大,因为工地上几乎没有女人,所以女厕所也就成了摆设,男的农民工一样大摇大摆的进女厕所。我还没有和农民工一起玩过,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今天晚上会被玩成什幺样子。我一边害怕,又一边期待。
那边传过来吹哨子的声音,我知道,是晚班的民工下班了。一会儿,就有几个民工陆陆续续的从工地走来厕所这里,准备上个厕所就回去睡觉,谁能知道会碰上我呢。
第一个过来的民工一眼就看到了我,他打量了我一会,也硬是没敢动手,我用手勾了他一下
“来呀,进来嘛。”随即我就进了女厕所。
他也就直接跟了进来,跟在他后面的几个民工也都进来了。
厕所里只有一个声控灯,灯光很昏暗,甚至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楚,大概只能看出来的都是一群蓬头垢面的五六十岁的民工。
第一个民工支支吾吾的说:“老妹,能让俺摸摸你不?”
我不屑的回答他:“就这点出息?”
我走到他跟前蹲了下来,扒下他的裤子,他的鸡巴直接就弹了出来,看来早就硬的不行,我一口含住他的鸡巴,我敢打赌这绝对是我吃过最臭的鸡巴,臭烘烘的鸡巴味熏的我几乎要吐出来,但是过了几秒钟,这臭气熏天的鸡巴让我不舍得撒手。由于我没穿内裤,逼里的水直接就流了出来,滴到地上成了一小滩积水,我一只手伏着他的鸡巴,一只手扣挖着我的骚逼。蹲着的姿势也慢慢变成了跪着的姿势。
后面的民工看不下去了,直接走到我的后面,二话不说就脱了裤子,抱着我的屁股就插了进去,还好我流了很多的水,直接插进来也没有很疼,这人好像几年没有操过逼一样,发了疯似的抽插,每一次都顶到了我的子宫,每次顶在我的屁股上都撞的我的两个奶子左摇右晃。其他的民工都忍不住了,纷纷上来换着法干我。
这时我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睡在地上,嘴里含着一根鸡巴,左右手都撸着鸡巴,一个人睡在我的下面操着我的逼,还有一个趴在我的身上操着我的屁眼,还有人在后面用着我的丝袜脚摩擦他的鸡巴给他做足交。总之浑身上下没有一处闲着。
我给口交的那个人直接二话不说就射在了我的嘴里,由于我没有准备,精液从鼻子里呛了出来,正在我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下一根鸡巴又插到了我的嘴里,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只能一根又一根的吃着鸡巴。操着我的逼的人也是不由分说就射到我的阴道里,还没等精液流出来,下一根鸡巴就迫不及待的插了进去,本来身上还有一条连衣裙,几轮操下来衣服都被撕的稀碎。丝袜也不见了踪影。
一共二十多个民工,每个人都射了一次之后我终于可以休息一会,我走到了洗手池那里打开水龙头冲洗着我脸上的精液,我一边走着一边有一滩一滩的精液从我的逼里流出来。顺着我的大腿流到地上。我的屁眼里也有很多精液,我找了一个厕所的坑位,蹲下之后,一大滩精液喷涌而出。我感觉此刻的我就是一个精液马桶,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母狗。为首的民工拿出几百块钱递给我,我直接推开了他的钱,“我让你们操又不是为了你们的钱,只管操我就好了。”
众人一听不要钱随便操,更来劲了,一群人把我围住,我整个人直接就被多根鸡巴顶的悬空了。
已经红肿的逼里还是有鸡巴在不停的来回抽动,从一开始的舒服变成了疼后来又变成了舒服。我已经记不清吃了多少鸡巴了,下巴已经几乎脱臼,舌头都酸的动不了。
还有几个鸡巴无处安放的人直接把我的腿弯起来,操着我的膝盖内侧。渐渐的我已经脱力了,像是一个死人一样被几个人抱着操来操去的,渐渐的我昏死了过去。
第二章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四点了,我醒来之后甚至已经没有力气抬起胳膊了,我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躺在厕所的一个角落里,身上都是精液干了以后结成的精斑甚至连头发上都满是精斑。我看了一眼我的逼,肿的像一个馒头一样鼓起来,我艰难的爬了起来,随着我身体的晃动有一些精液从我的逼里和屁眼里流了出来,散发着一股酸臭的味道。我从厕所水箱的上面摸出一件连衣裙,这是我提前放在这里的,因为我早就知道我会被干成这样。趁着天还没有亮,我从厕所赶回了工厂的宿舍,路上还遇到两个人,不过现在我也无心去向他们展示我又红又肿的逼了,直接径直回到了宿舍。
回到宿舍之后我洗了个澡,同时清洁一下残留在逼里和屁眼里的一些精液,按照惯例我洗澡的时候一定会自慰的,但是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自慰了,红肿的逼碰一下都像刀割的一样疼,实在是没有办法自慰了。
这几天不仅是身体疼,而且恶心想吐,去医院查了一下血才知道怀孕了,我并没有很意外,毕竟像之前那样的二十几个民工的轮奸,而且全部内射,不怀孕才是怪事。
没有办法,如果生下来的话我就得很长时间没法操逼,这是我无法忍受的。所以我打算去医院打掉。
我脱掉裤子让医生给我手术的时候医生都惊了,问我是不是被强奸了,还说不要害怕他可以帮我作证哈哈。
堕胎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又不能做爱又不能自慰,让我憋的很是难受。不过我这段时间里也在网上到处觅食。直到我发现了一个人,让我很感兴趣,刚开始是打着网恋的借口,不过我可不是小白,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谎话。他也和我实话实说了,他是一个老板的下属,他的工作就是给老板找女人,因为他的老板没隔一段时间就会举办一场淫乱聚会,会有好几个有钱人和大款来参加,而这样的淫乱聚会自然需要女人,一场聚会就会搞的那几个女人几乎快死了,所以每次聚会都要换女人。他还许诺聚会结束后可以给我一大笔钱,但我对钱并不感兴趣,我倒是非常期待那次淫乱聚会。我和他约定了下周见面,我也可以了解一下聚会的过程,他也可以验一下我的身体。
这天,一大早他就给我来了电话,说他的车已经到了我的宿舍楼下,我从窗户上看去,果然有一辆黑色的车。我简单的梳妆打扮一下就下楼坐上了他的车。他带我来到了市中心的一个酒店。进门后他先让我脱了衣服,用棉签在我的逼里取了一些粘液样本。说是回去以后可以检查是否有性病之类的问题。没有问题才能参加聚会。随后他就带上套子,插了插我的逼,我们感觉到他的鸡巴并不硬,说明他已经对女人见怪不怪了,他只是简单的抽插了一下就拔出来了,甚至都没有射,他对我说我的条件合格了,只要带回去的样本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参加下一次的聚会。随后,他就把我送回了工厂宿舍。
在我等了两天之后,得到了他的答复,我被同意参加聚会了。我也是非常的期待,这次聚会,一定会玩的非常刺激。
到了这天,还是那辆黑色的车来接我,我坐上车后他就给我带上了眼罩,他的理由是这样的聚会非常私密,不能让别人知道聚会地址的。到了地点之后我被抱进了房间,随后被脱掉了衣服,然后给我穿上了一件情趣内衣,最后完成了才把我的眼罩摘掉。
我的身上穿了一件黑色半透明蕾丝连衣裙,而连衣裙的下摆根本盖不住屁股,这样的衣服穿着比不穿更诱人。
然后我就被带入了一个房间,房间特别大,装潢也非常豪华,我可以看到一共有七个男人两人六十多的,剩下的都是四十多岁。
除了男人还有两个女人,一个跪在地上给一个老男人口交,另一个在给大家倒酒。正在享受口交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男人,一头白色的头发,让我觉得他是这里的领导者。而他边上的另一个老男人也绝不是一般人,所以我很识相的走过去给另一个老男人口交。
一番口交之后,两人并没有射,而是让我们三个人站成一排,背对着他们趴在地上,把屁股抬起来,以便欣赏我们的骚逼和屁股。一个四十多的男人走到我后面,用手扣挖着我的逼,本来就好多天没有自慰的我就已经到极限了,被他这幺一刺激瞬间淫水喷涌而出,他直接笑了,点名要我给他服务,我和他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一同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两人没有多余的前戏,直接一个人操着我的逼,一个人插着我的嘴。我的余光看到剩下的两个女人也和我一样,每个人身边都是两三个男人各司其职的插着她们。让我口交的那个人似乎有些腻了,于是把鸡巴拔了出来,跟着后面的那个男人一起插进了我的逼了,两根鸡巴同时插入让我疼的差点叫出来,两人鸡巴都不短,每次抽插都是直接插到底,让我几乎要升天。
几番抽插之后直接射在我的子宫里,由于射的太深了,几乎一滴精液也没有露出来。其他那两个女人那边似乎也结束了,一群人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我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他们每个人又吃了药,不一会又重新硬了起来,一群男人轮流着玩,一会几个男人都来操我,一会又换了一个人,他们操别人的时候我就可以休息一会或者给闲着的人口交或者足交。
这样的聚会一直持续了一整天,我的逼里至少被射了十几次,最后整个人都虚脱了,倒在地上就睡着了。
醒来之后司机说可以选择留在这里给老板当长期的情人,或者拿一笔钱回家,正常人肯定是拿钱走人,因为这样的聚会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受得了的,但我不一样,我不仅不觉得痛苦,反而很喜欢这样无节制的操逼和高潮。所以我选择留下来。
我也辞去了在工厂的工作,留在这个地方给老板当情人,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次聚会,聚会上可以无节制的操逼,每次的聚会人员也可以不同。这也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
后来,因为不断的操逼导致会怀孕,而上环也会有妇科病,所以我干脆就直接做了结扎手术。这就是一个性瘾女孩的成长历程。